•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青春文学

岁月无措流光浅

时间:2016/4/17 9:59:55   作者:   来源:   阅读:664   评论:0
内容摘要:岁月无措流光浅

再次看到巩繁的时候,我站在拐弯处愣了好久。天空是日暮时分的暗色的灰,而时光是一张交错的网,某时,某地,某人,不过是兜兜转转间的宿命。

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

  诗中写郎骑竹马来,绕床弄青梅。我和他之间,若认真计较起来,怕也担得上青梅竹马四字。彼时父母玩笑说小时候差点给你们定了娃娃亲,他也只笑,露出月牙般的眉眼。

  住在一个大院子里,幼年时候就能一起办家家酒。他比我大三天,很小时候就拽着我的辫子哄我叫他哥。我自是不肯的,不管是大白兔奶糖还是大红苹果。因为一直听家长们念叨说当他还只会走路不会说话的时候,我能够坐在沙发上指使他跑腿儿。

  后遗症便是他依旧寡言。四五岁时候是瘦瘦小小模样,到了七八岁时候除了个头高些,也并没有强壮多少。

  但他能牵着我的手带我回家。纵然隔了这么些年,有些过往却仍然有模糊影像。最开始是一年级开学第一周后,往常都会有家长来接,那天不知道怎么,我们的父母竟然都没有来,我和他站在操场上,看天空飘过的大朵大朵的白色的云。四五点钟光景,天幕还没有黯下来,他问,你敢不敢?

怎么样穿过街道穿过车流的我倒不记得了,只知道回去时候受到父母的呵斥,第二天到学校也被老师一顿好批,罚做值日。那时我抬着垃圾篓对另一边的他愤愤然,他也只傻乐:今天要不要再试一次?

 2

  院子里有很多同龄的女孩子,大家都在一个班,渐渐下课后约好了一起归家。他作为唯一的男生,却往往腼腆到走在队尾。我也不爱多说话,所以多半也还是和他一起。

  从学校到家要路过幼儿园,居民区,招待所,医院。路还只是沥青的,夏季炎热时候会滋啦啦冒出油来,穿廉价的凉鞋踩在上面,会有粘黏之感。路边一直都有野花草的,狗尾巴草扯下来也能够绕着指尖把玩很久。幼年时候对于一切都充满乐趣,看到漂亮的石头也会蹲下来研究。所以往往只要十分钟的路程我们都会走上半个小时,—路洒下欢声笑语。

他不像其他男生那样闹腾,能够和我们一起,对着天空或者花朵露出微笑。安然到有些过分的。

3

  回家了自然是先做作业的。多半是在我们家的小院里,搬几个高一点的方凳,再一人拿一个矮的马扎,互相比赛,偶尔不会了也可以问他。他成绩不算太好,和我半斤八两,但胜在细致,至少四则运算是从不出错的,做完后还能帮我检查。

有时会直接留他在家里吃饭,邻里关系向来好,他也不用推却。俩小孩在一起,家常菜也吃得格外有味。我那时便能够明目张胆地把自己不爱吃的菜夹给他,譬如鸡蛋的黄,譬如白菜叶,譬如肥肉。他也不恼,笑得乖巧,很有一副大哥哥的派头。

4

  饭后,同伴来找我玩,自然也是要把他拖出去的。踢毽子,扔沙包,弹珠,他都是在一旁看着的,兴起处也会参加,但总是笨手笨脚。后来给他派一个活,在我们跳橡皮筋时给撑皮筋,他可以在斜阳底下一直站着,树影渐渐从他的左肩移到右肩。有了他便也有了安全的保障,至少在快摔倒的时候会有人来扶,便也跳得格外安心。

此后的家家酒他倒成了主角,无他,唯一一个男孩罢了。可他永远都是木讷而少言,此前定好了的台词念的时候总会脸红。我在一旁掐他的掌心,有薄薄的汗,温热缠绵。

5

  每天清晨倒只有我去叫他,冬天时候,穿过厚厚的浓雾,走过那棵高大的白杨,走上那个微斜的坡,去敲他家的门。那时他多半还在整理书包,巩妈妈会给他塞上牛奶。出了门,倒把整整一盒全部递给我。我本来是不喜欢喝的,可他执意说自己很厌恶这味道,只不过是迫不得已。我便只有很讲义气地收下。

  我们两个人的话会走得很快,因为免去了太多的繁琐打闹,只会讲些闲话,昨天的作业,上节语文课要背的书,隔壁家奶黄色的猫生了只小的,昨晚某某家的狗吠得特别大声。

  有一次我们在路上散步时候,看到路旁草丛里有动静,凑上去一瞧居然是只小小的刺猬。似乎是受了伤,蜷缩成一团。他隔着厚厚的手套捧起来,揣在兜里带去学校。

熬到第一节下课时候我去找他,用手碰一碰桌洞里的动物,又惊吓又觉得有趣。没有人愿意和他玩,这时自然也不会有人凑热闹,我看着那团成一团的刺猬,和他在一旁静静注视的样子,觉得我是他唯一的最好的朋友。

6

  但他也并不是没有闹腾的时候。有过踢石子把邻居的窗户砸破的时候,拉起我便逃,还叮嘱说一定不能告诉大人,虽然最后还是被揪着去认错。也有一次,在大家都不在,只有我和他一起回家的时候,拉着我到医院后的小河旁捉蝌蚪摸虾,弄了一身水却什么也没捞到,回去和家长说是留在学校做值日了,结果衣服上的水渍无法遮掩。还有过在下雨天,套着大大的胶鞋在洼里踩得水花四溅,弄得我浑身都是泥水。

  他的所有的小恶意的玩笑,都会对着我。

  为什么呀。有一次我问他。

他把用自己的零花钱买来的糖果塞到我手里,昂着头向前面走,“因为你是我的好朋友。

7

  寒暑假时候会去找他玩,一起看动画片吃零嘴。往往他做一本数学作业,顺带把我的也抄上;我帮他写语文,也还要写每个人的日记。

  小学的日记,永远是以今天开头。我在他的浅黄色封皮的日记本上写上年月日和天气,开篇永远是今天我和苏蔚然一起玩……

  彼时的静好年月里也会发生些大事,譬如,学自行车。

  他是没几天踩上去就会的,我不行,胆子小,摔了一次之后就再也不敢。他自告奋勇要监督我,家长便也没在身旁看着。我要撂挑子他自然是千百般地哄,到后来他拍着胸脯保证,在后面稳稳地扶着。

  先推着车走到斜坡下,踏几步便要咬着牙跳上去的,完全不会掌握方向,歪歪扭扭没几步就要倒。他如果扶不住,会挡在底下给我当肉垫,虽然也还是磕得疼。

  在所有的同学都骑上自行车而只有我不会的时候,只有巩繁会陪着我。推着他那辆小巧的脚踏车,在清寒里走过医院,招待所,居民区,幼儿园,在薄暮里再原路返回。

  后来他终于会载人。我稳稳地坐在后座上,任耳畔穿过那些呼呼的风声。

那已是五年级时候。时间是如流水般淌着的。

8

  语文课本上的《小橘灯》让我们羡慕了很久,他告诉我说做法很简单,我不信,终于在那年冬季的第一个雪天,他抱着几个橘子来我家,用衣服兜着,样子傻傻的。

  橘子我跟他说家里有橘子,他也只嘿嘿地笑。轻轻揉搓几下,用刀子削开顶上薄薄的一层皮,掏空橘子时候却没有什么经验,弄破一个又一个,一大堆橘子剥完了之后,没有个成型。

  在我的大笑声中他微微红着脸,别过头去看看窗外白茫茫的一片,“我们去堆雪人吧。

那年雪也并不大,只够把房顶盖上。常绿的树木诸如桂花,通过一整夜的寒冻,叶子上结一层清亮的冰。雪人自然堆不成,他小心翼翼从树叶上敲下有着脉络形状的透明冰块,放在我的手心里。带着七彩的散光,剔透而美丽。

9

  升初中那年他搬家,去一个叫做六和的地方。走的前一天来找我,似乎要把剩下的一辈子的话讲完。他从前借我的书也拿了来,掉了一本冰心的《繁星·春水》还有以前攒的方便面里的拼图,水浒的一套,我觊觎了很久,他一直不肯,也终于给了我;还有曾经夸过的模型。

  我笑说不用,他说也许以后见不到了。

  我看着他的笑容突然难过起来。那时候还不懂得离愁别绪,但满心堵着沉闷不堪。

他说苏蔚然你要学会骑自行车啊,我走了看谁还载你:他说苏蔚然你别这么总想着要抄别人的数学题,要学会自己做;他说苏蔚然你有空了去找我玩。

10

  此后我辗转到各个城市念书,遇见过很多人,有了很多朋友。却再没有一个男子,能陪我走过日升日落。

  每年寒暑假我还是会回家,走过医院,招待所,居民区,幼儿园,小学,又沿原路返回,之后走上那斜坡,走过之前他的旧屋的所在,走过小道,河边,田埂,路过白杨树和严寒酷暑。

  他送过我一盆花,是小学时候劳动课上老师要求种的太阳花,最后还是枯萎,并没有看到花朵。也送过我那只小刺猬,虽然后来还是一起看着它死去。用零花钱帮我买过一个大大的红气球,被我不小心放飞。也和我一起放过风筝,缠在树上,是他爬上去捞,后来细细用线重新接住,照样可以扶摇上青天。

而我每天早晨会帮他戴好红领巾,帮他解决掉他不爱喝的牛奶,语文课上帮他抄写生词,督促他背课文。在他笨嘴拙舌时候不笑话,告诉他该注意的事项,尽量让他融入欢乐。最后还是自己做了小橘灯送给他,对上那惊喜的眼笑得得意又张扬。把他送给我的鹅卵石一直留着,泡在漂亮的玻璃杯里,想象那是一颗雨花石。

 11

  后来的后来我还是没有去六和,它在我心目中是一个有着美丽名字的温婉的小镇。也许他每天要骑着车穿过条条窄巷,在一片清新空气里微笑。

  高中时候有人告诉我说他有了女朋友,有黑黑长长软软的辫子。我想起小时候他喜欢扯着我的头发叫做羊角,现在却早已剪成爽利的短发。

  而我现在看到他,在微斜的坡度上静静地立着,似乎在等待,又似乎他就是一直在那儿。

  我想每个人,都曾有过自己的青梅和竹马。在尚不懂爱和喜欢的年纪,有愿意把一切美好都献给他或她的心情。

  然后分开。然后成长。

  原来随时光流逝的并不是岁月,而是我们。


标签:河南校园网 河南高中生校园网 河南大学生校园网 
上一篇:流年江湖
下一篇:春衫薄啊岁月长
相关评论
教育部 河南省教育厅 河南省招办 河南阳光高考 河南招生考试信息网 河南招生网 阳光高考 招生平台 河南单招网
豫ICP备14015321号-6

【电脑版】©安阳豫博商务咨询服务有限公司版权所有【手机版】

点击此处返回顶部